你没有我的号码

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,来自于双亲的压力每当面临阙值时又会出现让人重燃希望的事物。我知道我还能坚持很久,这是个反复的过程,是相悖的存在,我的生活就是由这样的起伏组成,特别是现在是缺少社交的时候,最为可怕的是,当父母不需要通过筛选,我们长大后也如此,俄狄浦斯般地重复他们在我们身上做过的一切。

从剧痛后的酣睡中醒来,我梦到你。我看起来十分万分地无理取闹又触及你底线,我故意表现出的冷漠和恶毒。我也不知道为何在你千次万次地背叛我之后想起你我仍感到柔软。我说过了,酷是没用的,我给你一个少女最隐秘晦涩的心事,给你欲言又止的眼神,给你我们之间从未碰撞交错过的电磁波,给你每首情歌里不安而相似的同理心。所以我说了,酷是没用的。

第一次觉得连玩手机都无聊

今天和外教聊了很久。
他说你应该去找些外国朋友,你太过害羞,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都不太敢开口跟我说话。
你可以收集一切,当你难过的时候你可以画画,你高兴的时候也可以画画。
他给我一个清单,说这是他喝过最好喝的pei Tea,似乎是音译,只有广州才有的brand,七分甜加牛奶芋圆。
我回到家跟我妈说有个同学正好住我们楼下,我妈说你裤子为什么穿这么短,学生就该有个学生的样子。

我洗澡的时候回复了那个约了我许久的男生的消息,无所谓了,没有人见色起意,只是正好有心情转移注意力而已。

好像没有什么特别想得到的东西,按部就班地完成每一个project然后等待下一个,难过的时候感觉到无名地躁动,心安理得地接受所...

关于最近

雅思和假期不可兼得
还没上课已经背单词背到不可描述了
但还是要背得....

画了快一年创作了最喜欢的还是这张 现在看来也还是很青涩的,无论是表现形式还是概念....总之 还是想发出来 无论是否有人感觉得到。这些本身就是语言,更概括一点,它们并不是存活在意义和框架内的东西。

仿佛学生这个身份就是学习的代名词,这个身份被排挤在生活之外,夹缝生存何其之难。相悖的自由会永远是争论的主题,你们大喊我会是自由的,我即将自由,你们将绳索套牢我们在最该放肆最有想法的年龄,取下之后告诉早已被你们模式化的行尸,大喊你们自由了。是的,是自由了。我们会拥有在你的法律即你的思维模式下的自由,不越雷池一步仅做符合你价值观的得以取悦你的事情,然后活成世界上第二个或数个你。我没有编故事的能力,我只能陈述事实。

1 2 3 4 5
© αGem | Powered by LOFTER